点击最多

随机文章

以前都是从朋友和亲戚那边筹钱

2020-08-27 01:17

便利与风险并存

“以前都是从朋友和亲戚那边筹钱,来支付农民的土地租金,现在可以拿承包的土地向银行贷款了。”参与此次贷款的农业大户葛建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他一直想买一架无人种植飞机,这种飞机只需要8分钟就可完成几十亩的作业,“这可以节省很大的人力成本。”

首批贷款发放240万元

对此,张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土地流转过程中,很多承包大户和企业都面临资金难题,常州此举可解决这一难题,其他地方也可效仿。

“脚下有地、手里没钱”,这是目前制约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专业大户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壮大的主要瓶颈。有调研报告显示,80%的农户靠自筹解决资金发展问题。

对此,武进方面规定,价值由所在镇(街道)农村土地流转服务站负责认定,并出具书面证明,也可由抵押双方协商确认。还贷款则通过拍卖等方式及时处置,将所得款项优先偿还贷款本息及费用,同时通过建立农村集体产权交易平台,畅通土地承包经营权规范流转渠道,对土地经营权进行二次交易来回收资金。

对此,常州武进区副区长郑政平介绍,武进在制度建设上出台了具体操作办法,明确规定了抵押贷款对象及条件,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价值认定、抵押登记、抵押贷款限期和利率等,“去年武进农业适度规模经营面积达到54.5万亩,占耕地面积的87.9%,新增农民专业合作社87家,农地股份合作社23家,新组建家庭农场80家,赋予土地承包经营权抵质押功能,相当于挖开了农村沉睡已久的金山,将为农业现代化发展提供强大的动力。”

不过,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虽然土地承包经营权解决了土地流转中的资金难题,但是从操作层面来看,因受法律政策缺失等诸多因素影响,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依然与风险相伴。

参与此次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的银行为江苏武进建信村镇银行、江南农村商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华夏银行等4家金融机构,分别向4家农业合作社、家庭农场、普通农户发放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240万元,另达成贷款意向150万元。

张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对于存在风险,主管部门应该完善风险防控机制,应建立健全土地经营权质押贷款风险分摊机制共担风险,“可以通过将贷款加保险的方式引入土地流转贷款中,通过向保险公司投保减少信贷风险。还可以,通过财政贴息、风险补偿、贴担保费、减免税收等多种措施,调动金融机构积极性。”

事实上,目前全国各地都在进行土地流转工作,不少受让土地流转的承包大户和农业企业均面临资金压力,由于手中承包的土地只有土地使用权,没有土地所有权,其在向银行申请土地抵押贷款时,往往被拒绝,常州率先施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将解决这一难题。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以依法取得的承包土地的经营权作为抵押,对符合条件的自然人、家庭农场、合作组织或农业企业发放。自2014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允许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向金融机构抵押融资后,多地已开始试水。

对此,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张健教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土地承包经营权可以用作抵押贷款,这给在土地流转过程中的承包大户和农业企业提供了资金渠道,可加速农村土地流转工作。

具体的风险是:一是价值确认难。目前尚无专业性的评估机构和人员,也缺乏权威价值评估参考基准;二是变现处置难。一旦贷款的业主和大户还不起贷款,由于目前土地经营权的流转市场机制尚不健全,交易主体和交易机制不完善,经营权难变现,给金融机构带来风险。

作为中国土地流转信托第一单所在地,宿州埇桥区现代农业办主任李大务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在目前的形势之下,不少金融机构大都拒绝土地抵押贷款,“帝元公司当初也用土地经营权去银行抵押贷款,但被拒绝,对于这些承包大户和农业公司来说,常州此举是好事。”

3月28日,常州首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在武进区签约发放,这也就意味着,今后无论是承包大户还是农业企业,在土地流转后遭遇资金难题时,均可以采用这种方式进行融资。